• 省政府新聞辦批文·浙新辦[2008]17號

  • 龍灣區唯一具有新聞發布資質網站

  • 溫州市第一批文明網站

  • 溫州市網絡文化協會理事單位

  • 市級青年文明號參賽崗

微信 新浪微博 APP

您所在的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龍灣新聞網  ->  專題專欄  ->  人文龍灣 -> 正文

北京福彩pk10开奖直播视频:吳匯頭千年楷模 趙宋朝一代名臣 (上)

2019年05月14日 09:30:00來源:龍灣新聞網

手机pk十开奖直播 www.wpwbap.com.cn   鄭福云

  由元朝政治家、軍事家、中書右丞相脫脫領銜編纂的《宋史》卷三百八十一,列傳第一百四十即為《吳表臣傳》。傳主吳表臣是永嘉場吳匯頭吳氏第六世湛然居士公。

  脫脫祖籍哈薩克蔑兒乞部,其祖上隨蒙古軍隊入主中原,是一個地位顯赫的貴族家庭。脫脫生于元仁宗延祐元年(1314),從小受家族文脈熏陶。稍長,就學于元代漢族大儒吳直方。因此,脫脫精通蒙漢兩語,熟練漢族文化傳統、典籍故事。由他主修漢族政權歷史,當是更為公允客觀,更少傾向偏頗。

  《吳表臣傳》高度濃縮傳主宦歷生平,著重指出宋江高宗頗多倚重吳表臣處,“宰相擬表臣檢正”,帝曰:“朕將自用之”;贊其清廉自守,不為名利所誘,決不犧牲民族利益;譽其晚節“自奉無異布衣時,鄉論推其清約”。讀《吳表臣傳》可知,表臣在政治、司法、軍事、史治、外交、制度改革創新等諸多領域均有豐偉建樹。其言論之精辟、目光之犀利、襟懷之坦蕩、預言之靈驗,令君臣欽服,迫政敵悚懼。總覽其一生,不愧是凡宋一朝之賢臣、能臣和廉臣。

  一、耕讀家訓之華初結果

  吳表臣偕其胞兄鼎臣于宋大觀三年(1109)同登進士第,一時在溫州府傳為佳話。表臣時年25歲,在歷代進士名單中,屬年少成名的行列。吳氏兄弟同年登科決非偶然,是家族百多年來堅持耕田傳家,實踐“一等人忠臣教子,兩件事讀書耕田”信念結出的碩果。早在宋代中葉,吳氏始祖端公自福建赤岸徙居永嘉四都匯頭,帶領子孫沐雨櫛風創業起,就重視對子孫的文化教育,身先垂范履行“耕田能致富,讀書可榮身”的赤岸吳氏族訓。在家庭財力稍有起色時,就籌辦家庭私塾,聘儒學名師執教,并吸納鄰家村子弟入學。傳至四世廷規一代時,吳氏家道開始隆盛,敦厚家族傳統飲譽永嘉場,因而有四女均適官宦人家的美談。吳氏家譜中記載“長女適郡城第二橋進士劉桂,次女適英橋進士王大有,三女適服務郎魏挺,四女亦適官宦之家”。鼎臣、表臣兄弟于垂髫之年即在其姑祖母家,即英橋王大有家開蒙,從童年起就涉覽四書五經等古籍經典。約在行冠禮年,師從溫州府名儒周行己,受程頤伊洛之學。周行己長吳表臣17歲,于元祐六年(1091)進士,仕途不算順暢,但學術成就斐然,有《易講義》、《禮記講義》、《浮涵文集》傳世,曾被譽為《宋元豐九先生》之首,首先將洛學和關學傳入溫州地區,對以叫適為標志人物的永嘉學派形成有過重大影響。吳表臣師從周行己,就當前學術動態,朝廷主導意識形態,主考官個人偏好學術旨趣等方面對弟子定有真傳授意,這對吳表臣科考自然有助益。

  有家族耕讀傳統意識灌輸,有進士親戚學術文脈薰陶,有周行己悉心真傳授意,再加上表臣弟兄秉賦和用功,他們成功登科及第也就成了瓜熟蒂落的事情。

  二、吳表臣之宦海歷程

  吳表臣于宋徽宗大觀三年(1109)登進士第,很快提拔任用為通州府司理,這是一個府級官署負責刑獄審案判決的官員??賈薪?,未經更基層官署的歷練及吏部考查待補,直接任命為府級官員,可見朝廷對他的器重。

  宋欽宗靖康元年(1126)十一月,金兵攻陷宋都汴京(今河南開封),北宋亡,徽、欽兩宗被金俘虜押北??低跽怨褂低蟣?,在北宋原武將文臣將擁戴下,于1127年5月在應天府(今河南商丘)即帝位,改元建炎,是為南宋元年,趙構為宋高宗。吳表臣在北宋滅亡期間,不投金,只身南歸返故里。

  建炎四年(1130)二月,宋高宗被金兵追逼,南奔至溫州抵江心嶼,駐蹕普寂寺。經御史中丞趙鼎引薦,高宗詔晤吳表臣和林季仲于普寂寺中?!捌占哦浴敝?,表臣分析敵我形勢,主張暫避金兵正面鋒芒,提出以浙東南為根據地,極早定都,以安天下人心的建策。并建言大敵當前,對文臣武將賞罰不可不明,以鼓舞正氣,共赴國難。高宗深許表臣言論,稱之曰:“表臣若素宦于朝者”。即日,除表臣為監察御史。

  建炎四年五月,高宗下詔遷表臣為右正言。

  建炎四年底,表臣以病請補外,高宗準之,暫以直秘閣知信州。

  紹興元年(1131),高宗詔表臣重歸京都臨安(即今杭州),任司勛郎中,尋遷左司。

  紹興二年至四年(1132-1134)間,曾有宰相上奏舉表臣為檢正,高宗曰:“朕將自用之?!彼斐笏沮?。

  紹興五年(1135),授表臣臺州黃巖丞,尋除提點浙西刑獄。當年底,召為秘書少監。

  紹興四年至七年間,表臣參與編修《哲宗實錄》,趙鼎任監修,趙與表臣系亦師亦友,修史也是表臣擅長領域,表臣于此渡過一段舒心愜意歲月。

  紹興七年(1137),帝如建康,詔表臣兼留司參議官,尋除中書舍人,繼為給事中,后任兵部侍郎。

  紹興八年(1138),吳表臣以經筵傳講身份給高宗及皇室成員釋解《孟子》?;適頁稍苯ü?、崇國公敬慕儒家學說,表臣贊其潛心自學、奮發有為,并給推薦大儒名師。從此,表臣兼資善堂翊善。后二國公學業大進,誦經終日不倦,才識胸襟日臻闊大,帝念表臣一番勉勵之情,曰:“二國公誦習甚進,卿力也?!?/p>

  紹興九年(1139)二月吳表臣移禮部侍郎。九月,升權吏部尚書。

  紹興十一年實授吏部尚書兼翰林學士,資善堂翊善。至此,表臣事功達到最高峰,進入朝廷決策核心機構。品秩至正二品。

  紹興十二年(1142)一月,以吏部尚書身兼權直學士院,成為高宗心腹之臣。二月,政情突變,面對金兵再度重兵壓境,宋高宗采取求和實為投降主義路線,秦檜揣摩高宗心思,暗中力推實施投降大政方針,更獲得信用。主戰派的表臣與秦檜針鋒相對,勢不兩立。秦檜陰謀利用朝廷商議典禮一事,鼓動其親信爪牙向高宗密奏彈刻表臣,遂罷去吏部尚書兼權直學士院職。逼表臣賦閑于宅中。

  紹興十五年(1145),婺州(今金華地區)突發大水災,洪水盈野,餓殍相枕。高宗危難時刻思良臣,緊急起用吳表臣為婺州知州,奔赴抗災救民前線。因果斷處之,脫民于深淵,生產恢復,名震朝野,“郡人德之”。接著,在婺州任上,推行抑制豪強、扶貧濟弱、練軍奮戰等措施,使婺州大治,民氣軍心大振。經吏部考核因政績卓著,除敷文閣待制。因婺州民眾感其德政,請愿朝廷讓表臣入名臣祠,供民敬仰。后進直學士,提舉江州太平興國宮。

  紹興十六年(1146),金兵壓境,高宗投降主義路線日益暴露公開,投降派秦檜集團日益得勢,專橫跋扈。秦檜集團炙手可熱,對主戰派實行排擠、打擊、殺害。岳飛是主戰派的主將。秦檜以“莫須有”罪名將他殺害后,南宋朝氣數已盡,大勢已去,離滅亡已不遠了。吳表臣也屢遭秦檜爪牙彈劾攻訐,實際上支持投降主義路線的總后臺宋高宗已不敢再起用吳表臣了。吳表臣因抗金復國理想無望實現,不免心痛意不平。于當年冬末,在大雪紛飛中,帶著郁結的心情,離婺江經麗水泛舟甌江回到了闊別了的故鄉——溫州府永嘉場吳匯頭。吳表臣深知,只要朝廷不放棄投降主義路線,他不會有復起之日。于是,他晚年自號湛然居士,潛心經史子集,開創“湛然之學”,培養后人,將抗金復國夙愿寄托于后學及子孫。

  三、吳表臣核心價值觀——忠君愛國恤民

  北宋滅亡后,表臣毅然決然不為金主所用,只身返故里,表現出寧折不彎的政治品格,愛國復國的抱負,等待時機再度報國。

  康王趙構稱帝即位后,于1127年5月改元建炎,在應天府偏安了近3年。但他沒有力圖北進,收復中原,迎還父兄兩帝的雄心壯志,而是向金人輸誠獻帛討好,以茍延殘喘維持自己的小朝廷。但偏安局面不可能維持太久,終在建炎三年(1129)初,金兵幾十萬大軍渡過黃河,大舉伐宋。高宗沒有組織起抗戰將領和民眾勇士抵抗,就倉皇出逃。趙構前逃,金將兀術后追,一路狼狽逃竄。寒冬臘月里,攜侍臣、嬪妃等乘船逃避于東海風浪中,在凄風寒雨中渡過除夕元旦。建炎四年正月二十,舟船向溫州港靠攏,二十三日在樂清琯頭登岸,二十五駐蹕永嘉場金岙幸福圣寺。二月初到達江心嶼,居普寂寺(后賜名龍翔寺,后毀今不存)。逃難朝廷因無文臣武將拱衛咨詢,朝不保夕。御史中丞趙鼎得悉吳表臣賦閑在家,趙鼎深悉表臣有忠君報國的夙愿宏志,就力邀表臣重新出山。于是,就有了史上聞名的高宗和表臣間的“永嘉普寂寺對”。晤對中,表臣提出了以浙東南為根據地,廣招文人謀臣,青年壯士,訓練新軍;早日建都杭州,以安天下人心,再力量恢復中原的方略。令高宗深許,引為朝廷安邦建業之宏謨大猷。高宗近年來有如驚弓之鳥于此稍許安頓,喜不自禁對趙鼎曰:“自渡江以來,朕閱三吳士大夫多矣,未曾見如此有雄才大略之人,彼若素宦于朝矣。卿可謂識人知賢也?!?/p>

  吳表臣見高宗有“方向儒術”之意,立即上奏“重開經筵講席”之必要,申言此舉可培養人才,有重振士氣,鼓舞朝野戮力同心恢復中原之大用。并向高宗建言,要慎選講官“以稗圣德”;釋講內容應以“古今成敗,民物情偽,邊防利害”等切合當前實務為主。高宗深贊表臣所奏,由是,很快“詔開經筵”。

  表臣見皇室成員建國公和崇國公敬慕儒家學說,有研習經世緯國之志,就勉勵之,力促高宗準其外出求學,并為之物色延聘大儒名師。后建、崇兩國公學成歸來,高宗深情對表臣曰:“兩國公誦習甚進,卿力也?!北沓擠翹刂矣詬咦?,且為培養接班人魂牽夢縈,其耿耿忠心,日月可鑒。

  每當金兵大軍壓境,是戰是和,宋高宗一直左右搖擺。但偏安求和,保住小朝廷,保住葸孱皇位始終是他內心隱秘。最終還是倒向求和的方針,致使朝中以秦檜為首的主和派占住上風。吳表臣對此深切憂慮,屢屢跟主和派在朝廷上公開辯論,痛斥投降主義論調。有人勸他不要操之過急和秦檜一伙正面交鋒,以免惹禍及身。他深知自己處境,但出于國家和民族利益考慮,絕不計較個人的進退和得失。在這大是大非關頭,表現出“雖千萬人,我獨往矣”的氣概。

  紹興十年(1141),金宋間戰局已定,以宋失敗求和而告終,為了選派官員出使金地主持談判割地賠款條款,勘定新的邊界。秦檜考慮再三,只有吳表臣才德可堪此任,其卓著聲望方可服眾。于是,特地請吳表臣到丞相辦公的政事堂,從舊情往誼談起,多方恭惟之后,便提出要委吳以出使宋金和談的重任,曰:“此大任非我正仲(表臣字)兄莫屬也!”還神神道道地指著政事堂的匾額,對表臣耳語“歸來可坐此矣”。面對秦檜威逼利誘,吳表臣怒火中燒,這分明是對自己人格的污辱,我表臣豈能干出此等賣國求榮,受萬世唾罵的事來?面對秦檜猥瑣獰笑,吳表臣霍地起立,以犀利凜然目光橫掃秦檜一眼,大步挺然走出政事堂。從此,吳與秦決裂。憑吳的人生閱歷自然深知——萬不得已可以得罪君子,但切莫得罪小人。但國家民族最高利益大局當前,不能模棱兩可,個人榮辱只能置之度外了。消息傳開后,滿朝輿論嘩然。一些主戰派文臣將領、正直不阿臣工,無不為表臣剛強正義、不附權貴額手稱慶。但當面頂撞了秦檜,被貶出朝廷,自然不可挽回地如期而至。吳表臣被貶事件,對秦檜來說是搬走了投降主義路線實施路上的一個胖腳石,對宋高宗來說是失去了一位耿耿忠心的諍臣,對吳表臣來說是失去了為國為民立功報效的機會。從此,南宋政局每況愈下。后來的創作活躍在宋孝宗隆興年間的詩人林升的詩篇《題臨安邸》“山外青山樓外樓,西湖歌舞幾時休?暖風熏得游人醉,直把杭州作汴州?!彼杌嫻那榫耙殉趼抖四卟⑷粘?。一個不思進取,不圖復國雪恥,只圖偏安江南,沉迷于歌舞升平、醉生夢死的王朝的命運只能是滅亡,乃是意料中的結局。

  紹興十五年,婺州洪水暴發,水淹田野,沖垮屋舍無數,生靈涂炭。吳表臣臨危受命知婺州。面對一片汪洋,餓殍遍野,表臣只能立即“發常平米振貸之”。按朝廷慣例,開官倉放賑糧,必須先上奏,待朝議確認通過,由宋高宗裁決批準,再下詔施行。走完這段程序,真不知要十日或半月。吳表臣在這百姓危難關頭,不顧個人安危,不計有再丟烏紗帽的風險,不慮有違旨抗上的罪名,徑自命令立即開倉放米救民。百姓有了糧食,情緒得以安定。接著,表臣帶領婺州百姓開閘泄水,補種稻苗,重修屋舍,恢復生產,控制住了災后疫情,使婺州百姓重新安居樂業。婺州百姓深感知州大人恩德,上萬民折請愿朝廷迎吳表臣肖像置州府名臣祠,以供萬世敬仰。在婺州任上,吳表臣大力實行抑制豪強、濟貧民、廣備戰的政策。使婺州生產發展,府庫充盈,百姓生活得以改善,社會安定。一時,成為京師臨安的堅強后方,深受朝野贊譽。但也得罪了一批豪強權貴,他們上下其手,對表臣進行攻訐誹謗。

[編輯: 孫曉敏 ] 
下載

微博